搜索 [] 的結果

陳慶:做一名“動植物百科全書”式的專家

光明日報記者 王曉櫻

陳慶是海南霸王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科研人員。初識陳慶,是在今年4月下旬。當時海南省林業局召開一個有關熱帶雨林國家公園的座談會,輪到陳慶發言時,他非常拘謹。

于是林業局的同事幫著介紹:“這是我們的‘土專家’,圈內知名人物,學歷不高,但在海南很少有他不認識的動植物。想知道長臂猿在哪兒,找陳慶;碰到不知名的草木,問陳慶;看到從未見過的鳥兒,還是找陳慶……”

海南幾個自然保護區的高學歷年輕人,在接下來的發言中也都不約而同表示將向陳慶學習,做一名“動植物百科全書”式的專家。

這讓記者對他印象深刻。

今年6月初,記者隨陳慶來到霸王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一進山,不善言辭的陳慶就像換了個人,不等記者開口,自己就滔滔不絕地介紹起來。

“你看,那個是斧頭嶺,海南長臂猿的主要活動區域,他們一般在早上6點至9點這個時間段鳴叫?!?/p>

“這是長臂猿喜歡吃的毛荔枝,果實6月份成熟。這是小葉胭脂,長臂猿愛吃他的嫩葉和果實?!?/p>

“這是‘金毛狗’,看著不起眼,卻是國家二級保護植物,根部金黃色絨毛是止血良藥?!?/p>

一路上陳慶就這樣如數家珍地一一介紹,表情輕松而喜悅,眼里流淌的都是對這片熱帶雨林的熱愛。

陳慶的父親是一名伐木工人,他從小跟隨父親在霸王嶺里長大。1978年陳慶中學畢業,也成了伐木工人。

一次上山采伐的路上,陳慶和長臂猿初次相遇。雙方相互凝視足足有5分鐘,長臂猿不動也不跑,似曾相識,從此長臂猿在陳慶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記。

海南長臂猿被稱為人類最孤獨的近親,是全球最瀕危靈長類動物,目前只有4群29只,全球僅分布在霸王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

在20世紀80年代前,由于棲息地生態環境遭到破壞,海南長臂猿一度僅剩下約7只。1980年霸王嶺自然保護區成立后,中國開始系統保護這一瀕危物種。

1984年,華南瀕危動物研究所在霸王嶺展開長臂猿種群生態研究,請陳慶作為林間向導。經過這次科學考察,陳慶跟隨科學家了解到很多有關海南長臂猿的知識,對長臂猿的生存現狀有了初步的了解。

就在那一年,在當了6年的伐木工人后,陳慶決心轉崗到霸王嶺自然保護區當護林員,開始了他在霸王嶺的護林生活。陳慶的轉行讓很多人不解,那個年代當伐木工人月工資豐厚,而當護林員只有幾十元,可陳慶還是下定決心與森林和海南長臂猿為伴。入職沒幾天,陳慶就興奮地把保護區走了一遍。

到自然保護區當護林員后,由于熟悉環境,陳慶被借調去協助監測長臂猿活動規律。從此,追尋長臂猿就成了陳慶的首要工作。陳慶也成了全省唯一一位既是第一批長臂猿守護隊員又是第一批監測隊員的老“猿”人。

監測長臂猿是一項艱苦的工作。陳慶說,每天凌晨4點就得起床,帶上干糧,打著手電,在6點前趕到監測點。一旦聽到長臂猿嘹亮的鳴叫,就要判斷出長臂猿所在的大致位置,然后在陡峭的山嶺、茂密的雨林中急速奔跑,在長臂猿第二次鳴叫的時候找到它們,觀察記錄長臂猿的數量、飲食和玩耍狀況,撿拾長臂猿的糞便和吃過的果實,帶回去分析成分,制作成標本。

監測工作除了辛苦還有大山里無處不在的危險,陳慶經歷過踩到野豬夾、意外摔傷,與黑熊、眼鏡蛇對峙等危險時刻。

1986年,陳慶進山好幾天了都沒有聽到長臂猿叫聲,他心里有些緊張。一天早晨,突然山上傳來陣陣猿聲,陳慶興奮地拎起挎包就出門。沿著聲音一路追尋到山谷,不料踩到一塊松動的石頭,摔傷了右腳踝骨,關節裸露?!拔胰讨鴦⊥?,跪在地上,爬了兩個小時,回到監測點,膝蓋血肉模糊?!毙蒺B了快半年,在醫院鍛煉、康復后,陳慶就迫不及待地返回山里。

當年跟陳慶一起進監測隊的有近十人,因無法忍受艱苦的工作、大山的寂寞、較低的收入,紛紛選擇離開,有的甚至重新去當起了伐木工人。只有陳慶一人堅守到現在。

最讓陳慶開心的是,三十多年來長臂猿數量在慢慢增長,活動范圍也在逐漸擴大。從20世紀80年代觀察到9至10只,到如今的4群29只。為了更好地保護長臂猿,霸王嶺自然保護區設置了4個監測長臂猿駐守點,種植了2000多畝長臂猿喜愛的植物。陳慶與同事們也慢慢探索出了長臂猿的活動和飲食規律,制定出一系列有效的保護措施,民眾的保護觀念也越來越強。

陳慶今年已經58歲,還有兩年就退休了,但他說自己舍不得這座山和長臂猿。他目前最擔心的就是監測隊員出現斷層,長臂猿的棲息地受山體滑坡影響活動范圍變小?!拔易畲蟮男脑妇褪呛D祥L臂猿棲息地恢復得快一點,長臂猿吃的植物再多種植一點,能有更多的長臂猿在這片雨林里自由生活?!?/p>

《光明日報》( 2019年06月12日 04版)

相關文章

广西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 德甲积分最新排名 心悦吉林手机麻将下载 20选5河北开奖 内蒙古福彩中心官网 手机北京快3 开奖结果 姚记电玩棋牌 德甲排名积分榜2019 pc蛋蛋的 龙王捕鱼原版 西甲联赛视频